请去结婚

Author: 寂音莲&莲宴
行为如头像,心情如LO名。

【维勇】不惜身04.

保持日更XD以及这篇是HE哦~

前文:01  02  03


循着回忆找到原来夏日祭的地点,白天的这里和平常的街道没有什么不一样。两边的店铺因为生意冷清的关系关了大半,剩下开着的那些就显得有些零零落落。

“你说小猪给你的提示就是这里?”尤里有些狐疑的左右环顾,怎么都不觉得这里会有胜生勇利的踪迹。

维克托却朝他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他的表情是笃定而自信的,然而围绕着街道走了好几圈都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尤里原本以为街道两边的店铺内会有人还记得胜生勇利这个人,他耐下自己的脾气去问却没有任何收获,而维克托则沿着这条街道又走了一遍,整个人闲适的仿佛只是在散步。 

所以说这对情侣在某些地方简直是不可理喻,尤里再次深刻的认识到了这一点,眼见着维克托又要将这条街走一遍,而沿街的商铺都已经探出头来好奇的打量他们了,尤里简直想将眼前这个一头银毛的男人敲晕拖走。 


然而就在尤里认为维克托是不是爱上这条街了,想要在这儿定居的时候,面前这个男人却沿着台阶走了上去。 

“喂!维克托,你要去哪里?”见对方终于不再在街上往返了,尤里松了口气。 

“之前我和勇利在这上面看过烟花。”

所以到底是想表达什么?尤里以前就觉得维克托很多的想法让他难以猜透,包括突然来这个小镇里当教练,和胜生勇利成为了恋人也让他觉得意外,到最后宣布自己重回职业赛场,他一直都觉得相比而言,勇利的想法真是好猜太多了。

“我上去看看,尤里奥你在下面等我吧。”说完这话维克托就径自往台阶上的平台走,尤里正要去追,却被脚边的马卡钦一下子咬住了裤子。


从平台上差不多可以俯瞰长谷津了,之前来的时候他们都是盯着天上的花火看,很少去看下面的风景。平台再往后就是通往山里的路了。这座山维克托以前并没有进去过,来到长谷津之后每天都忙于训练,比起山他似乎也更喜欢到水边,波光和水面吹来的风可以让他的心保持安定而免于被焦躁所困扰,当时他让尤里去瀑布边修行也是有这样的意思在。

山内是未知的景色,沿着石子铺就的小道慢慢往前走,十二月份正是多雪的季节,昨天下的雪还积在路面上,因为山上很少有人来的关系,路上的雪也并没有被清扫掉,鞋子踩在上面的时候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维克托走的并不快,也没有按照原来铺好的道路一直走下去,走了一段之后,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山间的风携着凉意吹过他的耳畔,他慢慢半闭上了眼睛,渐渐的偏离了原来的轨迹,朝着没有十字路的方向走了过去。 

有什么东西磕到了他的脚尖,维克托下意识睁开眼,发现磕着他脚的是一块凸起的石头,而当他抬头的时候则看到在他的前面,有一座小小的庙宇形状的东西。

维克托听勇利说起过,那个似乎被称作“神龛”的存在。


“山上居然会有这样的东西呀。”维克托蹲下身来,神龛做的精巧,柱子和地板用料都十分的考究,然而在神龛上那些被风吹雨淋侵染过的痕迹,覆盖在这上面一层厚厚的灰尘还有腐烂了许久的贡品还是预示着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回头看的时候只能看到层层的密林,维克托不知自己已经往山林的深处走了多久了,从看过去都看不到来路的样子来说,大概说他到了山林的最深处也是可以的吧。

维克托却没有想着立刻走回去,而是又转过头盯着神龛,喃喃道:“是你带着我走到这里的吗?”

古老的神龛当然不会回答,维克托蹲在原地出神,半响之后他单膝跪地,学着记忆里青年的手势模样,双手合十闭上了双眼。


周围的景色急速的后退,以神龛为中心的区域像是一下子被拉出了现世一般,耳边急速的风预示着这场移动的速度。等到维克托再睁开眼的时候,眼前的景色再也不是在深山之中了。周围都是白茫一片,让他想到了中世纪的伦敦,也是这样浓雾弥漫,看不清周围的一切。

神龛早已消失在了原地,维克托试探着踏出一步。一步之间景色仿佛地毯般被铺陈开来,依旧是原来的山林,却因为树木草丛中点点的萤火而昭示着和原本的不同。 

让他觉得神奇的是,他每踏出一步,就有一小段石子铺好的路出现在他的脚下,像是在邀请他,又像是在阻止他。

往前走的路只有一条,尽管眼前的景物透着诡异,维克托的脚步却没有半点的犹豫,直到山林草丛都退去,一行台阶出现在他面前,而在台阶之上,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那里似乎有一座神社。 


“你是谁?”

“你是谁?”

才踏上最上面一阶的台阶,维克托就被阻止了脚步。两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小孩子分列两边,异口同声。脆生生的声音却没有在山谷内回想,而像是被锁定在了某个特定的空间里了。 

“喔——是精灵吗?”维克托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来,他胆子还算大,大概是因为很小的时候就一直一个人的关系,对于奇怪的现象总能有自己的一套思考,而在他的思考之下不管什么可怕的东西都有了让人哭笑不得的反馈。 

以前拉着勇利和尤里三个人一起看鬼片,勇利意外的非常大胆,像是从来就不信有灵异现象会发生一般面无表情的看完了全程,维克托则是能将恐怖的场景用自己的理解描绘出来,比如看着从井里爬出来的老牌女鬼,维克托下意识的反应是,要是我的头发没剪的话说不定也有她这么长了,结果到最后三个人中最怕的反而是一开始信誓旦旦说这些有什么害怕的尤里。 

两个小孩没有对他的话做出反应,而是仰着头看着他,仿佛只有他回答了他们的问题,他们才会继续说话。

“可爱的精灵们,我是来自山下的勇士,前来解救被困住的公主。”维克托蹲下身让自己的高度跟两个小孩齐平,小孩的视线随着他蹲下来一路下移直到跟他平视,“可爱的精灵们,你们知道一位名叫‘胜生勇利’的公主吗?” 

两个孩子的动作整齐划一,配着相似的脸庞露出疑惑的表情来:“这里没有公主,但是我们认识勇利。”

“是吗?”维克托的眼中露出惊喜的神色来,“那你们可以告诉我他在哪里吗?”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两个孩子却轻轻摇了摇头:“不能说,不能说。”


维克托正要再问,背后突然响起一个低低的声音。

“你是谁?”

维克托转身,看到一个男人站在他的背后,男人穿着白色的如同浴衣一样的衣服,上半张脸却被白布遮着,只露出秀气的下颚和嘴唇。

将之前的回答又说了一遍,对方像是没有理解一般侧头思考了一下,却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我带你回去吧。”那人道。

“你们是认识勇利的吧?”维克托突然问。 

对方顿了顿,然后轻轻摇了摇头,依旧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坚持道:“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我带你出去。”

压得低低的声线之下是难以掩藏的善意,对方的手握过来的时候带着一丝凉意,仿佛是清晨还未消散的露水,他不由分说的拉住了维克托往前走,而在他们行进的过程中,神社和台阶都已飞快的速度消弭着,身后的景物不断后退,前方的景物却涌了过来,山林间的风带着熟悉的冰雪凉意,仿佛还没有走几步路,维克托就已经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那人将他带到之后就转身离去,临了像是不放心一般又回过身叮嘱:“那个地方你不该去的,以后就不要去了。” 

维克托像是没有听到对方的话,反而热情的朝那人招了招手告别。那人见这样的情况,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迅速的消失在了山林之间。 


在台阶之下,马卡钦依旧敬业的咬着尤里的裤脚,在看到维克托之后它终于松了口,欢快的叫了几声跑到了自己主人的身边,重新回复行动能力的尤里赶紧蹦了几下来缓解,见维克托下来的表情很是轻松,却又带着点别样的开心,尤里不由觉得有些奇怪,狐疑问道:“喂!维克托,你怎么在山上待了这么久?是发现什么了吗?”

“迷路了。”维克托摊了摊手,道,“还好有人带路,所以说长谷津这个地方真好啊,人人都这么热情。”

“那你是发现了什么了吗?为什么笑的这么恶心……”像是受不了此刻维克托脸上的表情,尤里撇过了头,越过了维克托去看他身后那片山林,却怎么也看不出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大概吧。”维克托笑道,往山林的方向看了一眼。 


评论
热度(64)

© 请去结婚 | Powered by LOFTER